小火星app 手机版

周禹轻轻摇摇头,看着被紫色仙光笼罩的周郁,话语中满是恨铁不成钢。

三人连忙从空中落下,现在跑也不是,不跑也不是。

他们已经认出了渡劫之人到底是谁了,这身份比之造化阁少阁主也丝毫不差。

两个大人物盯着,他们可不敢乱动。

不动还有可能活下来,如果逃跑,死是必然的。

“忘记了忘记了。”周郁瞬间气势无,光芒闪烁,一袭紫衣包裹住身躯。

“小的拜见两位大人。”瘦高男子连忙行礼,身后的两人也是有模有样的跟着行礼。

“你们三个可知错?”周禹平淡地说道。

“小的知错了,小的吃错了,还请两位大人放过小的们吧。”瘦高男子连忙说道。

“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你们三个就给我做一段时间仆人吧!”这才是周禹真正地目的,把他解刨了,心绝逼是黑的。

“多谢大人多谢大人。”三人不停地行礼。

周郁有些没搞懂情况,默默传音道:“老七,士可杀不可辱,你这样做不好吧!”

甜美可爱美少女花房里的惬意清新好时光

“呵呵,士可杀不可辱?迂腐,活着才是最好的,你信不信我收他们做仆人,他们不仅不会恨我,甚至还会感恩戴德?”周禹冷笑着说道。

“这个我信,他们三个不过是普通的洞虚境,跟着你绝对是个好选择。”周郁接着传音,他可不是傻子,这点事还是能看出来的。

“既然你都知道还在那装傻充楞,有意思?”周禹对周郁鄙视不已。

“我,我这不是一时没想到吗!”周郁有些磕巴地说道。

“你们三个就暂时跟着我吧!”周禹懒得搭理他,对三人说道。

“小的遵命。”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,双眼中满是兴奋。

这是不是就叫做因祸得福?

“喂!你都要了?不给我留一个?”周郁没想到老七会这么贪心。

“你还是适合一个人。”周禹淡淡地说道。

“放屁,我有道侣你有吗?”周郁怒声道。

周禹只感觉自己的心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。

“没有吧!你堂堂少阁主竟然连个道侣都没有,在下佩服。”周郁得意忘形,继续挖苦着周禹。

低着头的三人根本就不敢抬起头,大佬之间的对话,他们还是不要掺和的好。

“呵呵!”周禹冷笑一声,伸出右手,天地灵气疯狂凝聚。

只见一方巨大的金色佛掌携带着风雷之势瞬间压向周郁。

轰!大地剧烈颤抖,只见一只巨大的掌印出现在地面上。

周郁只剩下脑袋露在外面,整个身体完镶嵌在大地之上。

“该死,老七你竟敢偷袭我。”

默默看戏的三人目瞪口呆,这就直接动手了?

“我们走。”周禹根本不搭理周郁,转身离去,三人赶紧跟上。

四人很快便消失不见。

等他们离开后,周郁方从坑中飞出来。

“老七,咱们大乾帝都再见。”

太阴仙宫,陆玲珑背负玉剑,绝美的脸上面无表情,没有一丝波澜。

“玲珑师姐,记得告诉哥哥,雅儿很快就能出关了。”一年约十三四岁的少女看着陆玲珑的背影喊道。

这少女虽然年幼,但五官精致的不像话,未来也必定是一位绝代佳人。

“知道。”陆玲珑停下脚步,轻轻转过头,淡淡地说道。

“谢谢玲珑师姐。”周雅俏脸上挂满了笑容。

陆玲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转过身继续向前,几个呼吸间,便离开了太阴仙宫。

天佛宗,明心禅院。

法明方丈看着站在下方的澄道。

“澄道,此次前往大乾帝都,贫僧希望你能恪守本心,不要被外物所影响。”法明方丈叮嘱道。

“请师父放心,弟子必不会让您失望。”澄道恭敬地行礼道。

“阿弥陀佛,这次我天佛宗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,切记一切以安为主。”法明方丈再三叮嘱着,像极了自家孩子要远行,忍不住叨叨几句的老父亲。

“师父您还是这么的啰嗦。”澄道笑着说道。

“你个小兔崽子给老子正经点。”法明忍不住骂道。

“弟子遵命。”澄道知道自家师父到底什么样,再一次行礼。

“快滚吧!”法明转过身,不在看澄道。

“阿弥陀佛,弟子去也。”澄道站起身来,转身潇洒离去。

整座大殿重归寂静,只留下不知在想什么的法明一人。

碧落宗。

碧落宗宗主燕山雪看着北堂昭,柔声说道:“昭儿,此次大乾之行,各大势力早已约定好,只派出年轻一代,所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弟子明白,请师尊放心。”北堂昭微笑着说道。

“昭儿,你的实力在年青一代鲜有对手,但也需要多加小心。”燕山雪语气平和,不同于其他顶级势力,碧落宗年轻一代现在就靠北堂昭撑着呢。

要是北堂昭出了什么事,那可就是血亏了。

“师尊请放心,即使不敌,弟子自保也是没问题的。”北堂昭轻声道,他可不是什么温室花朵。

碧落宗虽然不像魔心宗那么混乱,但碧落宗也不会有什么善人。

死在北堂昭手里的人多不胜数,身处魔道中,善良怜悯都是多余的。

“去吧!”燕山雪俏丽的脸庞闪过一抹温柔。

“弟子告退。”北堂昭微微行礼离开了大殿。

大乾帝都。

周禹站在不远处,看着这巨大无比的城池,通体由黑金铸造而成。

其占地面积相当于前世的大半个华夏,是当之无愧的大乾第一城。

“少爷,咱们进去吧!”瘦高男子低着头,恭敬地说道。

“嗯,廖杰进入帝都后,去岳倾楼找蒋胜,你就告诉他少爷来了,让他提前做好准备,至于廖平廖文你们跟着我就行。”周禹吩咐着。

“属下遵命。”三人行礼道。

瘦高个名叫廖杰,而长得高大强壮的叫做廖平,最后瘦小长相清秀的叫做廖文。

三人不是亲兄弟,但却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尤其深厚

“嗯,走吧。”周禹点点头,四人向着帝都内走去。

“来者止步。”守卫直接拦住三人,手中持着一枚古镜。

“大胆,你可知我家少爷是何人?”不得不说廖杰的确是个合格的狗腿子。

“无论是谁,都要接受照心镜的检查。”守卫高声道。

“你在找死。”廖杰怒吼一声,一个小小的锻魂境(五),还想反天。

“好了。”周禹取出一枚白玉铭牌,上面有着大大的周字。

守卫连忙行礼:“原来是周家大人,还请大人接受检查。”

廖杰:“。”

“嗯!”周禹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任由照心镜的光芒在自己身上扫过。

“大人可以了,您请进。”守卫扫完廖杰三人,恭敬地行礼道。

“嗯!走吧!”周禹当先一步,走进了帝都。

廖杰三人跟在身后,路过守卫狠狠地瞪了其一眼。

守卫面不改色,这就是他的职责,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发生改变。

周禹内心感慨不已,大乾不愧是九大帝朝,单单只是看守大门的守卫就如此不凡。

“早就听说大乾士兵无所畏惧,发生战争从来没有投降之人,现在看来传言非虚啊!”廖杰不由得感叹道。

“九大帝朝可是顶级势力之下最强的势力,如果连这都做不到,那就太可笑了。”廖文也是轻声说道。

“行了行了,小文子,不就是你五百年前参加科举被人刷了吗?至于这么记仇吗?”廖平瓮声瓮气地说道。

周禹轻轻地摇摇头,应王府,我来了。